当前位置:首页 - 儿童龋齿

企石儿童口腔医院:孩子蛀牙了需要怎么处理?

东莞南城固德口腔门诊部 东莞牙科医院咨询咨询69次
牙医的孩子也是会蛀牙的,你没听错别问,问就是一把辛酸泪!

作为一名儿童牙医,我每天都在给孩子们刷牙,给家长们做口腔卫生宣教。作为一个妈妈,我也是从孩子长牙开始,就每天认真地使用含氟牙膏刷牙。

 

然而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:“肥了别人家的田,荒了自己家的苗。”

 

 

01

 

有一天,我发现娃的门牙上有两个黄色小点儿格外刺眼。

 

这时候儿子还不到2岁,是一个十足的“睡渣宝宝”,晚上常常会犯奶瘾。明明刷完牙了,临睡觉前还要求来瓶奶,夜奶是一直有的,半夜挥舞着小手哼哼唧唧,我会立即投降递上奶瓶,不然又是一个不眠夜。

 

 

当然,这里面也有我的一点侥幸心理,自己就是牙医,万一孩子牙齿脱矿,也能时间发现。

 

然而,打脸来得猝不及防!

 

02

 

我带着娃来到诊室,开始了次补牙之旅。

 

心理建设是一定要做的。娃很小的时候,我就给他讲《牙齿大街的新鲜事》,故事有两个主人翁“哈克”和“迪克”,两个在嘴里生活的小细菌,喜欢在牙齿上“挖洞建房子”。

 

 

通过故事,孩子知道牙齿蛀了需要补,对这件事情并不陌生。

 

次就诊,抓“哈克”和“迪克”的过程还算顺利。娃还没反应过来就完事儿了,补牙、涂氟一气呵成~因为我戴着帽子口罩,娃一度以为是牙医阿姨帮他补的牙。

 

这次补牙,采用的是“膝对膝”的方式,全程搂抱安慰。娃虽然是哭着完成的,但程度跟平时刷牙也差不多。

 

 

由于发现得早,蛀牙非常浅,所以我用挖匙和化学去腐试剂,替代了牙钻。轻柔无响动,娃也容易接受。

 

补牙材料使用的“玻璃离子”,这种材料操作简单快速,而且能持续释放氟离子,特别适合我娃这种“高患龋风险宝宝”。(啥是高患龋风险?后文会说)

 

03

 

孩子补完牙,我开始反思。儿子之所以这么早就有蛀牙,原因还是出在我身上。

 

原因一:釉质发育不全

 

其实,他上门牙萌出的时候,我就发现牙齿的颜色不对劲:

正常的乳牙(如图①):呈带有光泽的乳白色,颜色均匀;

我娃的门牙(如图②):没什么光泽的白垩色,有点儿像粉笔一样。

 

在补牙的过程中,我也发现他的牙齿很软,典型的釉质发育不全。原因嘛,很可能在我身上,因为孩子的乳牙是在妈妈怀孕期间发育、矿化的。

 

釉质发育不全:可分为遗传性和外源性。外源性釉质发育不全是指牙齿发育过程中,周围环境的变化会影响成釉细胞功能,而造成的釉质缺陷。常见的原因有营养不良,尤其是维生素和钙磷的缺乏;脑损伤和神经系统缺陷;严重过敏;风疹等原因。

 

原因二:致龋菌的定植

 

我自己虽爱吃甜食,但没有龋齿,因此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“低龋风险”,还认为儿子应同为低龋风险,因此在他的口腔护理方面也就没有特别严格(现在看来我没蛀牙得益于良好的口腔习惯,可一到自己儿子身上,就失去一个口腔医生的基本素养)。

 

直到我自己做了龋态检测,显示“高龋风险”,真相才浮出水面。

 

哪怕我从不亲吻儿子的嘴唇,他的餐具也是独立的,我还是风风火火地给儿子安排了检测,结果也是“高龋风险”!

 

这也就意味着,儿子口腔中早就有致龋细菌定植了。虽然及时补了牙,但是再患龋齿的风险仍非常高。

 

龋态检测又叫龋活跃性检测(CariesActivityTest,CAT),是一种无创的患龋风险检测方法。用棉签取一点牙面上的菌斑,培养48小时,通过模拟细菌摄糖产酸的过程,来评估个体口内细菌的致龋能力。

 

Figure1儿子的龋态检测结果:2.0,高龋风险

 

变形链球菌是口腔当中的主要致龋菌,属于口腔正常菌群,于婴儿出生后19-31个月(平均26个月)在口腔内定植。

 

这种细菌主要来源于日常看护者,尤其是妈妈。如果妈妈是高龋风险,致龋菌可能会过早在孩子口内定植,孩子同为高龋风险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。因此在日常生活中要注意预防致龋菌的传播。

 

原因三:睡前喝奶以及夜奶

 

夜间口腔活动相对静止,“哈克”和“迪克”(致龋菌)有充足的时间在牙面上搞破坏,睡前奶、夜奶又给“哈克”和“迪克”源源不断地供应粮草。

 

 

04

 

风险摆在眼前,啥也不说了,赶紧行动起来!

 

第1步是彻底戒断奶睡和夜奶

 

为了争取儿子的配合,我们煞有介事地举行了一场“告别奶瓶仪式”,儿子同意把晚上这顿奶改到了刷牙之前。

 

戒断夜奶要循序渐进,一点点推迟夜奶的时间,直到变成起床后再喝。整个过程儿子有商有量,虽然时有反复,总体上主动配合,让我倍感欣慰~

 

同时我也有点自责,如果早点下这个决心,孩子可能就不会有蛀牙了。

 

 

第2步是加强刷牙、用牙线

 

我们家每天晚上都能保证小朋友认真刷牙,但早晨嘛,有时候时间紧就放弃了,或者象征性地刷一刷。我还自我安慰,菌斑成熟是需要时间的嘛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

 

现在早上也不敢敷衍了!反正刷牙这件事儿主要看家长,只要我不偷懒,儿子也就能坚持下来。

 

儿子如今已非常自觉,晚上想吃东西都会主动问:“刷牙了没有?”有时候还提醒我:“妈妈,你好像忘了给我用牙线了吧?”

 

第3步是增加涂氟频率

 

由半年1次改为3个月1次。

 

第4步是早做窝沟封闭

 

这个步骤可心塞了,一轮接一轮的斗智斗勇!

 

ROUND1 败于开口器 

 

孩子长磨牙时,我就发现他的窝沟很深。可2岁补牙时,心疼他哭得太久,便没做封闭,那时候只长了四颗乳磨牙。等龋活跃性检测结果出来,我不能淡定了,火速安排上。

 

带儿子来到诊所,他原以为还跟上次一样,没有丝毫抵抗。可到了“放开口器”的环节,难题来了!

 

开口器

 

儿子有点咽反射敏感,平时刷到后牙时他就会恶心,一直说:妈妈轻点儿。这次,开口器根本放不进去,后来他索性不张口了。

 

那时候儿子一撒娇,我就有点儿下不去手。来来回回,后上了保护性固定也没能成功。于是我放弃了,毕竟窝沟封闭也不算是件特别着急的事儿。

 

ROUND2 败于不愿就诊

 

没想到,无功而返也罢,糟糕的是从那以后,儿子拒绝再来诊所,哪怕是接妈妈下班都不行。

 

以前上班前总跟我难舍难分,现在我一上班,他特别干脆地说“拜拜”。一商量看牙,就是说怕小沙发(开口器)。而且他还主动放弃了爱的巧克力!

 

可巧克力没有把龋齿危机一块带走,时间一天天过去,终究还是让我发现:儿子左上的乳磨牙变黑了,怎么也刷不掉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“窝沟龋”!

 

 

ROUND3 反复“过招”

 

这时候,儿子八颗乳磨牙都长齐了,不能再等。我们先是绞尽脑汁地邀请他来诊所参观,跟助理阿姨、护士阿姨们混了个脸熟儿,几次下来他终于放下了戒心。

 

然后,我们开始谈补牙,解释会发生什么、为什么要这么做。小朋友似懂非懂,慢慢理解了这件事是必须要做的。

 

可到了约定补牙的那天,他一大早就开始磨蹭,一会儿要吃东西,一会儿上厕所,妈妈的抱抱都不香了。好说歹说,才同意去先去诊所旁边的餐厅吃饭。

 

直到下午,可能是觉得妈妈陪着磨蹭得也够久了,躲不过去了,才面色平静地走进了诊室,还不忘嘱咐:给我轻点儿。

 

这次治疗,直接采用了保护性固定,儿子对这个也不陌生,称它为“小睡袋”,他躺在那儿看动画片,哭哭停停,所幸没有过多挣扎,完成了所有治疗:

1颗补牙;

7颗窝沟封闭外加涂氟。

 

Figure2儿子在保护性固定下补牙

 

经历了第2次治疗加预防,我有点担心他还像上一次一样,留下点儿看牙的阴影。

 

我跟他一起回看治疗的视频,发现他并不抵触这件事儿,还主动跟家里人聊看牙的事儿,说我看牙时还哭了呢。告诉他牙齿都治完了,他也能接受继续来诊所涂氟检查,总算是舒了一口长气~

 

看到这儿,我来给大家划划重点:

 

1、一些磨牙的窝沟窄而深,牙刷的刷毛无法进入清洁,容易患窝沟龋。好的防龋方法是在牙没坏之前做窝沟封闭。乳牙的窝沟封闭什么时候做,不能一概而论,要考虑孩子的患龋风险和合作性,对于龋高风险的宝宝,越早越好;对于中低风险的宝宝,可以等配合之后再做。

 

2、保护性固定常常用于低龄婴幼儿的口腔治疗,可以保障孩子的治疗安全。保护性固定的孩子并不都是哭闹挣扎的,提前做好心理建设,告诉孩子会发生什么很重要。

 

3、孩子在经历了不愉快的看诊经历后,大多会出现抵抗心理,拒绝第二次就诊。家长的引导和态度很重要,温和而坚定,可以大程度地避免孩子形成牙科恐惧症。

 

4、龋齿早发现、早治疗,孩子不会感到疼痛。同时,也能给孩子传递口腔健康必须要重视的理念,有助于终身口腔健康的维护。

 

第二次补牙已经过去几个月了,希望我和儿子一起努力,争取不再有蛀牙

 

从医这些年,遇见过各式各样的家长。面对低龄宝宝的蛀牙,有的焦虑,有的积极,有的淡定,有的压根不重视……我把自己踩过的坑写下来,是想告诉大家:儿童蛀牙是一件非常常见的疾病,3岁儿童中,一半以上的孩子都经历过蛀牙。如果碰到了,不要紧张焦虑,要积极应对,努力改变。

 

蛀牙的治疗和预防,也不是一件特别的难的事儿,记得我的导师曾经说过:口腔健康是全身健康当中容易维护的,你付出多大努力,就会有多大的回报。

东莞牙科医院咨询
上一篇:乳牙蛀牙一定得补牙吗?
下一篇:石排儿童口腔医院:宝宝太小怎么看牙?
东莞口腔医院种植牙
东莞拜博医院
东莞拜博医院